<acronym id="ynk7r"></acronym>
    <optgroup id="ynk7r"></optgroup>
    1. <span id="ynk7r"><blockquote id="ynk7r"></blockquote></span>

      船舶低硫處理系統市場新機遇

      2018-08-14 07:57:54
      來源:中國船檢 編輯: 國際船舶網 我有話要說

      當前,如何應對船舶燃油低硫排放要求,是航運界普遍關注的焦點問題。根據國際海事組織(IMO)的路線圖,2020年1月1日將開始執行對全球商船0.5%的硫排放上限。如今,距離生效時間不足兩年時間。從目前來看,即將到來的“限硫令”為船東提供了三種措施應對硫排放限制:更換低硫油低速運行、使用LNG替代燃料和加裝船舶廢氣脫硫裝置。毫無疑問,IMO限硫令給航運企業帶來冰霜的同時,也給相關企業包括船廠帶來新的市場機遇。

      針對當前三種措施,根據挪威SEB銀行計算的平均市場預測,短時間內,船東大部分將轉向船用柴油(一種低硫餾分燃料)。摩根士丹利預計,未來三年餾分油需求量將至少達到150萬桶/天。而高需求也將推高價格。從全球船用低硫燃油的供應現狀來看,歐洲雖然能加裝到低硫燃油,但是每噸價格比船用重油貴400多美元。湯森路透調查公司估計,燃油成本約占船舶日常運營成本的一半。根據每天20至80噸的平均燃油消耗量,使用清潔燃油的船舶每天需要額外支出的成本約為6000至20000美元。按一艘船半年有運行市場計算,約多出234萬美元。如果采用低硫輕柴油作為燃料,則初期投入較低,運營成本較高,但是對缸套的磨損較大,而且供應的可靠性在全球難以保證。從船舶壽命周期來看,不是經濟與有競爭力的最佳選擇。

      再看LNG替代燃料。根據中國石化的平均值比較,天然氣的低熱值36.22MJ/M3,0#以下的柴油低熱值38.44MJ/L。天然氣與空氣混合氣的熱值比柴油低約10.5%。國際海事為LNG燃料和CNG燃料頒布統一規范“IGF-Code”,即使用氣體或其他低閃點燃油船舶的國際安全準則,并于2017年開始實施。國際標準化組織也已發布了以LNG作為船舶燃料的系統和安裝導則(ISO TS—18683,主要針對LNG加注設施),已于2015年1月開始實施,這些都增加了LNG替代燃料的競爭劣勢,且存在著天然氣加裝以及船舶續航力帶來的沖擊問題。因此未來的大宗貨物的散貨船舶占用大量空間,不宜與用LNG替代燃料來滿足低硫油的要求。但LNG燃料的價格要比輕柴油低。

      相比前兩種措施,如果采用廢氣洗滌器系統,可靠性較高,雖然初期投入成本高,但從船舶壽命運營成本來講,相對較低。英國石油公司BP表示:廢氣洗滌器對大型船舶滿足國際海事組織(IMO)將于2020年生效的全球船舶0.5%的限硫要求,將是最便宜的方法。相比對船舶使用低硫油進行補貼,對船舶安裝廢氣洗滌器進行補貼是“一次性”的。

      據了解,目前有些船舶已經安裝了洗滌器。其中,全球貿易公司Trafigura已經為其32艘船舶訂購了洗滌器。據瓦錫蘭、SEB銀行和行業分析師AlphaTanker稱,到2020年,約有2000艘船舶可能將會安裝洗滌器。但目前全球國際航線共有約9萬艘船舶,根據制造商數量有限和安裝洗滌器的設施時間限制,AlphaTanker估計每年安裝數量不會超過500艘船舶,而瓦錫蘭認為這個數字不會超過300艘。加裝洗滌設備每艘船舶可能花費100萬美元到400萬不等。從當前市場形勢來看,越來越多的船東、船廠傾向于使用廢氣洗滌器來降低硫排放,并看好這一市場。歐洲生產商購買這些脫硫設備,每套價格不超過300萬美元。百力馬航運經紀Braemar ACM在上月發布的一份報告表示,預計到2022年,全球范圍內的脫硫設備安裝量將會比目前的水平增加10倍,百力馬還認為在2019年即將交付的上述船舶中,50%將會安裝脫硫設備,而到2020年以及2021年,這一比例將被提高到75%。隨后到2022年,這一比例可能會下降到60%,因為到那時HSFO以及低硫燃油之間的價格差將可能會縮小。然而,百力馬也表示,在新造船上安裝洗滌器的經濟效益可能會持續更長時間。另外,美國上市干散貨船東Star Bulk Carriers 也表示,為了應對2020全球限硫規定將在其下船隊中的22艘大型船舶上安裝脫硫設備。

      面對新的市場機遇,國際、國內一些企業和機構率先進行相關的技術研發和投入,并成功實現廢氣洗滌器的產業化和市場銷售。其中,普益船舶環保科技有限公司就是一例。該公司獲頒中國船級社(CCS)廢氣清洗系統原理認可證書,是亞洲首家船舶廢氣清洗系統專業供應商,也是全球首家生產制造“鎂基法”船舶廢氣清洗系統的企業,擁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先后于中遠集運“冰河”號、2014年“凌云河”號兩艘集裝箱船進行多次船上試驗,最終取得適用于最大燃油硫含量3.5%m/m(摩爾/摩爾)清洗后達到目前《國際海事公約》規定的最嚴格值0.1%m/m。無獨有偶,前不久,由山東佩森環保科技有限公司自主設計生產的船用脫硫洗滌系統設備在山東榮成順利下線,引起業界高度關注。目前,公司已與新加坡、希臘、土耳其等多家船舶公司簽訂船舶脫硫洗滌系統改造訂單。

      盡管有巨大市場需求,但從目前國際船舶脫硫洗滌系統市場整體格局和技術層面來看,國內的企業和機構還存在一些短板,亟待彌補。對此,有專家表示,現有船舶的改裝、安裝洗滌器系統耗時長,結構改動大,影響原船設備布局,很多設備電纜要重新布局,所以需要船舶脫硫洗滌系統的生產商從技術、服務等方面多下功夫,滿足船東的多方面需求。在專家眼里,有四個方面需要引起重視。

      首先,設備商要做好與船東、船廠的溝通和協調工作,多了解他們的需求和面對的問題。主動與船東溝通,在建造設計中預留改造空間和準備改造的設備布局,讓將來的改造對現有的布局沖擊減小,為工廠贏得回頭客。同樣,也需要與船廠多交流和合作,提前熟悉各種船型的結構特點,為以后設備的改裝、安裝工作打好基礎,提升工作效率。

      其次,設備商結合船東和船廠多方面的要求和需求,不斷完善和升級自己的產品,讓產品朝著模塊化、集成化、智能化方向發展,這樣才能增加市場競爭力。

      第三,產品要考慮如何更方便檢驗和監控。目前的洗滌系統能夠達到MARPOL的規范要求,但對如何能方便檢驗與監控還需要進一步升級,比如如何監控系統在排煙時一直在工作?系統運轉時與不運轉時如何滿足排煙背壓的機械設備要求?另外,隨著各個船級社或組織對其要求的逐步提高,如同污油水排放檢測,將會要求更細節化,這些都是船廠和洗滌設備企業的前瞻,需要關注和找到解決路徑。

      第四,國際化的服務網絡能力建設。產品競爭力不僅僅體現在產品本身的技術層面,更是體現在服務上。如果好的產品不注重服務能力建設,那一樣會被市場投反對票。對此,國內企業可以抱團發展,借合作伙伴之“手”,為自己的客戶做好服務。這方面已有成功的案例,業界可以借鑒。

      掃一掃
        最全面成人网